时光知味,岁月沉香

清浅的音乐一响起,我的心便陷入了无止境的沉思。只觉思想缥缈、空远,仿佛已飞到云端之上,看一眼日月河山的真容。感叹万物浩渺壮大,自己只是沧海中的一粟,若他日别离,去到不知名的远方,临水而居,修篱种菊,亦不可找寻。

在这样的季节里,人不禁就生出了一种懒意。懒得裁花种草,懒得听风逐月,懒得望雨寄思,不如就赖在书里吧。书中自有可以寄托的地方,莫过于是柳暗花明、草木山石。读书好呀!书中再没有尘世中的人情世故、勾心斗角,即便是存在,皆是别人的故事。

白落梅亦说:“或许我不愿将自己置身于滔滔世浪中,却对草木山石皆有情感。那种远避尘嚣,退隐桃园的日子,唯有梦里,方真实感人”。我喜欢这样的言语,亦是自己的心事,令人读来更加贴近,亦觉是知音。

许多时候,我们爱读书,是为了填补自己思想的空白,更多是意从书中找到自己。自己亦需找寻吗?

人当是要有烟火之心的。过于飘渺,总不真实。我也愿意在平淡的日子里,在寒冷的夜里,煲一锅热汤,煮一炉清茶,等爱人归,共享灯火下的晚餐,纵使素衣清颜,粗茶淡饭,亦不觉清苦。浮生得闲时,多是一头扎进灵魂的世界里,与文字里的知己推杯换盏,吟风弄月。

文人的心是细腻敏感的,细腻到一花一草的凋零亦为之心悲,敏感到一春一秋的轮回亦黯然神伤,或许俗世中的人终是无法理解,可我始终相信,灵魂,需要栖息。

不必诧异,亦不必可惜,一切的一切,时光会记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