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就选好了戒指

  突然就选好了戒指——作者:大毛

  记一下最近的事。怕忘。

  (一)男朋友上班啦

  三月底,男朋友来到了我的城市。休息了几天,就开始马不停蹄地投简历。然后今天,去上班啦。

  早安。早安。早安。一大早我做好了早饭。每人一杯奶、两个鸡蛋、一支香蕉、一袋坚果、一块粗粮。开开心心唠着嗑吃完。

  然后一人背一个包,打着伞,手拉手,出门。

  男朋友喜欢我一把巨大的伞,孩子气地非要打着,先去垃圾站扔垃圾了。

  我打着另一把伞,看他远远地从垃圾站过来到我面前,一把将我的包抢去挂在他胸前了,拉起我的手走了。

  我俩一人一把伞,手牵着直晃荡,然后晃晃悠悠地去开车。

  城市绿化做得越来越好了。到处都绿油油的。迎春花黄灿灿的,各种粉的月季在人工整洁修好的人行道上迎着小雨开得粉粉嫩嫩的。

  遇到窄的路,就不能拉着手了。男朋友在前面大步地走。我在后面小快步跟着。

  心里涨满了对一切的爱和憧憬。一切都有希望。一切都简单。一切都踏实。

  巨大的伞

  (二)看电影

  看《迷雾追凶》。黑暗中小声和男朋友说:让雷诺也老了。男朋友点点头,握紧我的手。

  探长在银幕上振振有辞地说:“正义提高不了收视率。”我有种毛发倒竖、想要发作的冲动,缓缓深呼吸压下了怒气。第一是这世界上吸血蚂蝗实在是不少了。第二是我不再天真了,我接受现实。第三是每次遇到这种时候,我都一再提醒自己反省、律已、更严格审视自己。

  男朋友完全明白我的感受。再次紧握一下我的手,又忍不住凑过来亲吻我的脸。我内心瞬间充满了幸福。

  心心相印。

  (三)道长我哭了

  《八分》。家辉结束代班,道长回来了。道长声音有些嘶哑,解释他前些天为什么人不在。原来是去做了大手术。心脏手术,讲得很含蓄。又玩笑说,本以为马叔代班一期就可以了,没想到因为喉咙里插了管子,导致可能嗓子有点受影响,居然有一周说不出话。又玩笑说,也难免说不定有一天是回不来的。

  然后开始讲人生无常的事。我在拥堵的街上自如地操纵着我的车,红灯绿灯黄灯车灯,无数拥挤的追赶的回家的有事要去的无数的人,那些车,像五颜六色的河,从我车窗外嚣叫着流过流过流过。

  道长的声音永远那么平静。那么悲悯。慈悲和蔼。这样的灵魂和声音,有一天也会寂灭的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泪水自己很快地爬满了整个脸。

  道长开始讲他常去的茶餐厅里,一位清洁阿姨去世了。天天见,日日见,承蒙她的照顾,为他端茶倒水、打扫座位,道长内心充满感激。然而有一天再去,她人不见了。原来是因为重病去世了。

  我哭得更凶了。

  道长的声音终于也有了起伏。作着轻轻的深呼吸。说他去参加了葬礼,才第一次知道清洁阿姨的全名。责备自己,为什么没有早一些了解阿姨更多的事。

  我抽抽答答地停好了车。呜呜咽咽地,一路抹着眼泪走回家。

  我太难受了。我总是容易陷入这种,无常的感伤。面对具体的事情我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害怕。但是想到每一个生命都会消失,我就会心如刀绞。轮回完全不能安慰我。人类哪有轮回!

  我急于回家。我需要我那个只活在具体世界的男朋友。他只做有效率和富有现实意义的事。当我像这样在虚无的世界中哀伤游荡的时候,他会用一个有力的拥抱,坚决地把我一把拉回他的身边。

  (四)突然就挑好了戒指

  男朋友做事,有自己的计划和时间表。自己踏踏实实地找工作,然后一边催我选戒指,说有戒指才能求婚,然后下面才能安排家长见面,然后才能登记结婚,再处理婚礼大事。我戒指不选,一切就都卡住了。

  我是拖延症晚期,又万事由心的人。选戒指这种事,我听一听就已经觉得脑壳疼。我大概需要那一天的天气合适(不一定晴朗,就是要合适),诸事顺利,没有其他要做的事,且我正好在珠宝店,我恰好又有心情,那么我可能会不情愿地走进去挑选。

  男朋友并不管,有次看电影,一把拉进珠宝铺。

  委委屈屈,看来看去,也看不好。且凭添了无数生气。

  男朋友手极美!

  每进一家,都是先扑上来,拥着我,各个试,一番服侍,热情夸赞。实在我自己的萝卜手指戴什么都不好看。最后连带导购们和我自己都索然无味。这时就轮到男朋友,说来都来了男款也试试吧。

  男朋友手一伸出来,修长,又白到发光。

  小姐姐大姐姐们眼睛都亮了,情不自禁地大声哇哇。各种调戏他,赞他的肤色,肤质,说他可爱。没人发觉我已气到不想讲话。

  男朋友照顾我:主要是她啦,她挑好就行了。导购们捂嘴娇笑:是是是,你是真的戴什么都好看,女朋友选对是关键哈哈~~

  我从高椅子蹭一下跳下来(腿短些没办法):不买了,哪天再看吧。

  于是又搁置了好久。直男又不懂事,讲起来就哈哈笑:哈哈哈哈我媳妇,戴什么都不好看……哈哈哈哈我戴什么都挺好……

  我脸上风光明媚不动声色,心想:戴个P!

  男朋友手实拍。珍珠戒指是我的。

  昨晚看电影,两人在过程中双手紧握,所有情节感受同步,三观一致的两个人深情又心心相印。我心情大好,又觉终身有靠。冒雨路过一家新开的珠宝店主动说,我们去看看吧。

  重演了一番差不多的戏码。但我今天心情好。夸他没事,我随意。

  我不喜欢钻石。啊不对,不是我不喜欢钻石,是我对钻石没有执念。有合适的就对了,没合适的就换别的。我指的合适,是指款式+价格。

  当然了,只要我觉得还算好看的,都是贵到让我不想看第二眼的。不是,你好看归好看,也用不着这么贵吧?我一介人间小野草,这些亮闪闪的小石头,留给富贵花们吧。

  这么想着寻着,突然看到了一双对戒。足金,哑光,简单到、就差不多完全没有款式。

  对的,就是一对素戒。足金。哑光。柔柔的,淡淡的但是很坚定的金色光泽。默默地躺在那里。

  差不多就是对了吧。

  心存着不安,拿出来试试。有些小小的心花怒放。不理导购们和男朋友在边上你来我去的一些话术,我自己的心是已经安定下来了。

  左二左三的样子。网图侵删。

  与导购们几番不动声色的你来我往,大家笑意盈盈中暗含刀光剑影,最终打了88折出来。

  于是男朋友埋单,又要求刻我俩姓名首字母,约好取货日期。搞定。开心。

  一对戒指,打完折五千九百多。是我喜欢的沉稳、朴素、沉甸甸的样式。再刻上字,就是我俩关系的一个LOGO了。并且,仅仅只对我俩有意义。

  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