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亲情的文章

我的家人,我的爱

亲情文章:我的家人,我的爱文/若水琉璃近几日,天气低垂阴沉,连绵不断的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。小草湿湿的,空气湿湿的,路面也湿湿的,也让我的心里有种湿湿的……这次暑假,我带着孩子早早的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家看望父母。这儿是我快乐成长的地方,也是我儿时最多开心童趣的地方。我的孩子刚好九岁了,由于虎年出生,母亲打小都是“虎妞、虎妞”的叫着。我们一家人也跟着这个称呼叫着,我的小虎妞也像一只虎虎生威的小老虎,健

随笔-有你就有幸福

随笔-有你就有幸福母亲年轻时很漂亮,一双浓黑的眉毛下,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。身材苗条,脸庞洁白细嫩,两根整齐的麻花辫把那张美丽的面庞衬托的愈发清秀可爱。平时,她的嘴角上总是带着甜蜜的微笑。一年四季她都喜欢穿素净的衣裳,很少见她穿的大红大紫。母亲节俭惯了,父亲从外面买回来的衣服,她总是舍不得穿,除非去趟亲戚家,她才拿出来穿穿,干活时,她又换上自己的旧衣裳。烧水做饭,洗衣服,喂鸡……家里的一切好像

路有多远,爱就有多长

路有多远,爱就有多长——2022·母亲节写给母亲老妈说想佳佳的宝宝了。佳佳自从怀孕生了娃,因为疫情还没回过东北老家,佳佳的娃一晃儿8个月大啦,升级为太姥姥的老妈每天都盼着小重孙的到来。如果没有疫情,老妈坐火车坐飞机自己早就去北京看看孩子了,谁也拦不住。可是这疫情一波接着一波,所行之处就是各种扫码验证,又是核酸证明,对于70多岁的老妈来说真是有些晕菜。疫情让老妈的念想一天天拉长,一天天疯长。年后,我答应

亲情永远都在传承

早上还没起床就听见屋外的狂风在呼呼的咆哮着,抬眼望去今儿又是个阴天,春夏交接的季节,有的时候会让感觉欣喜,有的时候却也会让人感觉焦虑。想来妈妈昨晚肯定睡的不好,因为心里一直惦记着外婆,外婆今年七十多岁了,自打外公去世后,就自己一个人在乡下生活,任凭舅舅怎样劝说就是不肯去城里生活,说她一辈子就住在那里,已经都习惯了,换个地方反而不适应岁数大了还容易生病。昨天上午舅妈突然用微信给妈妈发了一张外婆的体

母亲走了

2月16日早晨,还和母亲通了电话,告诉她:“购买的血糖仪今天能收到,记得测量血糖。”却不想在中午时分,接到爱人急促的电话,母亲口吐鲜血,已送往医院,让我赶紧赶往抢救室。一种不详之感遍布全身,火急火燎的赶往医院。见到母亲,对方已是昏迷状态,身上也插满了各类管子。爱人守候在母亲身边,我则奔跑着去缴费。还在收费处排队,爱人打来电话,只听电话那端悲痛欲绝的哭声。母亲已经没有了心跳,医生和护士还在尽力的抢救

亲情散文:剪一片春光,给最爱的您

亲情散文:剪一片春光,给最爱的您您去比远方更远的地方,却一直深住在我的时光!———题记桃花,桃花!那是楚楚动人的两个字,是红尘俗事里的孤傲高洁,是人间烟火里的顾影自怜。是记忆深处的一桩桩、一件件,是前世今生的等你,再等你!还记得儿时,那一树树的桃花就盛开在我的小阁楼外,如今再次想起它,早已开成相思的笔墨。几十年人生,它的香味就那样平静地贯穿着我的每一个日常,我想说喜欢的时候,其实早已经失去,包括

妈妈:终于我能为你成为更好的自己

妈妈:终于我能为你成为更好的自己这世间,太多的珍惜都在失去以后。———题记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,我想,我不够格!打小,我就是骨子里充满叛逆的人,凡事妈妈说第一遍我好好听着,第二遍也好好听着,可到真正做起事来就有了自己的想法。学习上的事情从不和她沟通,生活上的事情从不和她细讲。还记得年少时,邻居家死了人,妈妈担心夜里我会害怕,于是三番五次地让我和她睡一屋,最后一次,还没等她把话说完,我就关了房门

化解女儿的烦恼

晚上女儿滔滔不绝的向我和弟弟倾诉。老师没有给我调座位,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,老师也挺发愁的。想想也真是的,他们为什么要谈恋爱了?谈就谈呗,还一点小事都生气。搞得我也挺尴尬的。马上就要高考了,谈什么谈呢,就不能想着多考一点分数吗?……听着姐姐的倾诉,六年级的弟弟也表示对姐姐所说的赞同。看你们班的同学都到这个紧急关头还做这样的事情。确实有些不太合适。………我静静的听着两个孩子的谈话。我问女儿是不是喜

大姑的婚姻

几年前我回老家,一进门就看到一个身材矮胖五六十岁的女人坐在沙发上。母亲打外头正进来,赶忙招呼我:“快叫大姑!”我一脸诧异,打哪冒出一个姑来?老家里的表大姑、亲大姑倒是有几个,但是这个从没见过。我遵循母亲的要求喊了那女人一声。坐在沙发上的胖女人突然有几分激动:“嫂子!这是老三么?模样长得不赖啊!”“那是,咱是谁啊!花见花开人见人爱!”我在心里臭美了一把,好好的把自己夸了一顿。“快来快来……这边坐!”我

亲情日记-我的母亲

亲情日记-我的母亲作者:佛坛贡蜜母亲因着血缘的奇妙联系,我时常想起你——我的母亲。你一定不知道,我曾目送你的背影。当时,我骑着车驶过你哥哥家门前,习惯性向门庭张望,看到一个蹒跚的身影我清楚那是你——我的母亲。那直觉是有踪迹的,前些日子,你的父亲去世,那时我以同样的方式路过灵堂,猜想着,你大概回来了。在目睹你身影的前一个下午,一只鹦鹉瞪着眼睛高亢唱道:你的母亲回来啦,她剃光了头发由于失眠。我怜悯你